當一個人的想要,成了另一個人的勉強?


photo by: Lutin

每次跟R約會時,「要去哪裡」總成了他的困擾。

但地點對我來說,只是其次。兩個人在相處時的互動感受,才是最重要的。

於是R也就放心地不特別規劃,總是先把車開到巷子口接我,在車上興之所至臨時決定。

我們可以遠到九份、金瓜石、近可以只在我家附近的小山坡走一圈。只要能見到他,我都很開心。


地點的確不是問題,問題卻出在約會的頻率。


平均每個月只跟我約會一次的R,每次出現我都會覺得有些陌生。

每隔三十天,對他的記憶就要歸零一次。

就這樣見面、不見、見面、不見⋯⋯,慢慢過了七個月。

這種見面的節奏,似乎是「朋友」以上、「戀人」未滿。



一開始我也不以為意,覺得他可能想要慢慢來。

我們最多也只有牽手而已。

況且這之間我也還有約見面其他的男人,並沒有在「等」R是否會再出現。


隨著時間的遞延,一位位可能的候選人都在密集的互動中,發現彼此其實不適合。

不適合,早點發現,其實對雙方來說都是省時間的。雖然男人總會跟我說:可不可以還是繼續當朋友。但我知道所謂的「朋友」,其實就是聯絡人上的一個名字。不會再有想交流的動力了。


因此當第七次R又再度出現在我面前時,我內心已經準備好要跟他攤牌了。


這半年來,聽著他從人生的低潮慢慢走出來,從一開始約會的喪氣,到後來的意氣風發。我想,這次應該是時候,可以好好談談了。


在安靜無人的山上禮堂,我大學的母校,我跟他坦承了我的困惑。

這種似乎是朋友,又不只是朋友的關係,我感到不確定。

我想要的是至少一週能見上一次面、真實的看著我們兩人

到底適不適合。


我不怕所謂的「失敗」,不怕就此失去對方。但我怕一直沒有開始、一直騙自己似乎有個希望。


雖然對R很有好感,但我想要更深刻的、更真實的。

我想看到兩人在情緒上是否有能力彼此照應、彼此滋養。

約會的地點,我不在意。

吃夜市或吃小點,我也完全可以樂在其中。

但我想要找的,是能在日復一日的平凡生活裡,能真正「接到」對方內心有所感的時時刻刻。


我想談的戀愛,是願意把內心脆弱的那一塊,跟對方分享。

我不想談的戀愛,是只有吃吃喝喝、說笑人生的快意與功成名就。


生命起伏如潮,來來去去。我不想要只看R成功的那面、得意的那面; 我更想要與他一起走過無奇的日常、幽微的掙扎。

我想要見面的頻率增加,至少一週一次。

我想要兩個人真正的開始戀愛,而不是讓曖昧成為常態。


這是我的勇氣,在他保持曖昧距離七個月之後,我願意放手,如果他不願再往前走一步。

我喜歡他,但我願意放手。

畢竟愛是兩個人的事,沒有誰可以勉強對方。

愛,要他也願意再向前跨一步,儘管更密集的接觸,真實會讓關係有些掙扎、有些不堪。

但這也是愛之所以能雋永的必要壓力。


如果走得下去,還在兩人自在的彈性範圍裡,當然會好開心。

如果事實是根本禁不起一壓、一折,

一個人的想要,成了另一個人的勉強,

那麼早點放兩人自由,是我想要的乾脆。



在山上我沒有百轉千迴的解釋,我只是用簡單的感受句,表達我內在的渴望。

男人不需要聽那麼多解釋。

跟男人溝通,簡單達意即可。我要的是他的行動。我也願意接受他所有的決定。人生那麼多的無奈,這些年也都走過來了。


不差這一次。



R後來考量到他現實的限制,最後還是決定先暫緩見面。


我欣然接受。


雖然我有些遺憾、雖然我很喜歡他,

但更明亮的未來,會從此刻等著我往前,一直都是。


那晚,當他傳來最後決定,我也鬆了一口氣。

關於人生,選擇其實一直很容易。有時我們只是需要那股勇氣。




 

關於要如何用 「感受句」跟男人溝通,歡迎妳參考我的線上課程: 兩人的探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