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魂曲:致曾在婚內失戀的妳


成為女人的探戈
foto by: Lutin

過了十四年之後,我重新讀了一次當年寫的日誌。


那年孩子才二歲,我跟著當時的先生一起去火鍋店用餐。他的一位同事也過來會合。


日誌的二年之後,我離了婚。



我的故事


2008年2月10日

=====


在對著空氣大罵了幾聲「X」後,我終於承認輸得很慘。


那女子是他會喜歡的那型,我掃了一眼就知道:細長的頭髮,不經意地半挽起來,露出細長的脖子。淡紫色的大翻領薄毛衣,胸口再下面一點點的白晢,襯一絲夏天的性感。


臉上無妝,脂粉未施的女人,沒有威脅感大眼晴。剛畢業,初入社會,言談裡帶著謹慎及認真。


還能說什麼?連我都忍不住想多看幾眼,何況他?


直到赴約餐廳門口,他才說:今天約的這位,是協力場商的女同事。

我內心一震,覺得被將了一軍。我以為約的是男同事!


看看我今天穿得什麼德性?藍色毛衣、怕冷又加了件不搭嘎的墨色牛奶絲高領。既不性感也不溫暖。黑色褲子是為了照顧嬰兒方便蹲下爬上,頭髮褟垮垮,又泛著油光,臉上亦無妝,倒是有被生活磨蝕的痕跡。


我像個被背叛的戰士,沒有任何兵器,就叫我上戰場。

我還沒吃,就飽了。


我決定,今天目標就只是把幼兒餵飽。


四人開始選位置,我餵兒所以要跟孩子平行坐,所以你們也平行坐吧!剛好讓你們兩人不容易看到彼此的眼和臉,反正只是同事。眼前擺滿等待燒烤的材料,你們好好吃吧!吃素的我,只能吃一旁的小火鍋,鍋裡全是淡淡薄薄的青菜。


「怎麼會想轉sales?」他問她。

「半路出家當工程師,現在想換個跑道。大學時一直想著結婚,出來工作才想要拼一拼。」她答。

「想結婚?那為什麼現在還在這裡?」他問。這句話,其實是在問:她現在有沒有男朋友。作媽媽的,聽的出來。然後我的小囉嘍開始叫鬧,要這個,要那個。


我低著頭一邊專心餵著孩子,耳朵一字不漏地聽著他們的對話。


「我們辦公室的工程師們,看到妳的提案,都嚷嚷著要看妳的照片! 」他說。


他們開始聊我聽不懂的工作內容。我無言煮起花椰菜、馬鈴薯、金針菇給自己吃。看他們談得好起勁,我起身拿著嬰兒食物泥,想走去超商加熱。


還不太會講話的孩子見我要離開,大哭了。


而他竟然把那副對著女同事優雅的微笑,拿去對著大哭的幼兒。沒有任何一點要秀秀女兒的動作。


我不想打擾他們聊天的興緻。左手抱起嬰兒,右手抄起食物泥,我衝到隔壁的超商。我根本不想回去餐廳。無奈,皮包什麼的都還留在裡頭,只好硬著頭皮走回去,低頭猛吃。


他偶爾要平衝一下對話的節奏,就會提點我: 「現在講的內容,妳要趁機聽啊……我的加級獎金拿人民幣XXX元,美金XXX元;人民幣是花用的,美金是拿來存的。」


是因為有她在場,你才順便讓我知道的吧。


我決定丟一些小石頭。


「幫我煮些花椰菜,我這裡滿桌肉。」他對我說。


「我不想吃花椰菜了。」我說。


「是要煮給我吃的。」他說。


「喔,鍋裡還有一些。」我不合作地說。


「給我一些吧。」他說。


「但花椰菜還沒熟。」我冷冷地說,然後馬上撈了一朵還沒熟的,自己吃起來。


「你要不要加點些菜?」他問她。


「不用了,待會好了。」她可能被放冷箭的戰場嚇到了。


他們繼續談笑風生,我計畫逃亡。




「給我錢,我去隔壁買些嬰兒果汁。」我說。


「全拿去吧。」他說。


「什麼時候變那麼大方?」我苦笑著。


「等妳來大陸,我錢全給妳 !」他故意說給她聽的吧。


和幼小的女兒在寒風細雨裡逛著走著,握在掌裡的小手,好溫暖。我們彼此需要,彼此微笑。這時,一家永和最知名的小書店,被我們不經意發現了!想要找西蒙波娃的「第二性」,老闆說書絶版了,全世界都在找這本書。


女兒在書店裡抽了一張免費的海報捲,打開一看,「捉鬼人 !」


再回到餐廳,他們倆還沒吃完,正烤著年糕。我一坐下,他倆隨即無言。一會兒她又客套地問我的工作與學經歷。


一連吃了三個小時,他的嘴吧沒停過。這滿桌的脂肪。我只擔心你的健康,但今天輪不到我講任何話。美女與美食,人生一大享樂。三個小時,意謂著她可以讓你連談三個小時,而我們卻連一分鐘也談不下去。這是我輸的原因。


我的心好累,抱著女兒提早離席,直接坐計程車回家。


我回家大哭。但是剛才的我,還是很有風度地整場忍住。忍不住時,就逃出去餐廳罵髒話,再默默走進餐廳。我決定先離席,留一些你們可以獨處的時間。沒有黃臉婆吵、沒有嬰兒干擾。


我是不擅爭奪的。有人來搶,我就直接讓出。我是相信你的、相信你有分寸可以獨自赴約;但是請別對我如此殘忍,讓我眼睜睜地看你用當年的輕聲細語,對著她呢喃三個小時;而我已像個糟糠,只有餵嬰兒的份、油頭垢面的份、聽著聽不懂的份、拿二手消息的份兒、沒有話題的份兒。


==日誌結束==



婚內失戀:無愛的疏離感


上面是我當年的故事。在無愛的婚姻裡,妳會發現「冷漠」與「忽視」是多麼令人痛苦。它比身體或語言的暴力更隱諱,也更容易讓女人自責。敏感的女人身處其中,痛苦的指數絕對不亞於其它型式的家暴。


當年的我,曾為愛如此勇敢。

婚前,我花了四年,努力讓家人接受這段戀情。

婚後,我花了四年,才認清兩人其實不適合。

一前一後,加起來整整八年。女人的青春,就這樣揮霍了。


婚前的我,並不知道感情不是片面努力就能算數的。當年只想當個好女人的我,完全不知道對方婚後的冷漠,其實在結婚之前是有方法可以觀察與測試出來的。


離婚後的我,又流轉在一段又一段的感情裡,曾以為看見希望、卻一次次地黯然失望。


離婚之後又過了十三年。除了一邊自我成長,女兒也一直是我內心最深刻的支柱。


現在的我,終於找到了全新的談感情方法。我用二百多次的約會,驗證這些與男人互動的方式。過程中我越來越開心、也越來越能享受女人在戀愛裡的甜蜜滋味。


我已準備好要再度投入婚姻。這次,我想要好好的選。



如果妳對愛還抱著希望,但卻不知道在戀愛裡,要如何判斷男人各種不適合自己的蛛絲馬跡,請妳務必來參考我的自學/線上課程。


 

✔ 【成為女人的探戈】課程連結:https://www.lutin.info/curriculum